懒癌晚期,基本不产粮_(:з」∠)_ 无良刀党,很欠打就是了。
欢迎评论给我的画提意见!
我永远喜欢十六!!!!
是伞厨!产瑞金粮的那个蓝伞神仙的小迷妹!我爱蓝伞神仙!!!!!
目前沉迷凹凸,墙头很多,容易爬墙。
极其杂食,主嗑瑞金,伪全员厨。略雷嘉瑞嘉_(:з」∠)_

【凹凸/瑞金】关于

满衣丶:


……ooc 极度ooc 瞎鸡儿乱写TAT
写给关注列表的一个太太!
祝她生日快乐!
我爱她!TAT
(;´д`)ゞ……啥也不会……只会写字……
极度混乱邪恶、非刀非糖、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啊啊啊啊!TAT

【以下是正文TAT↓】




金其实并不擅长离别。
他十二岁那年第一次尝到离别的滋味,那种感觉苦涩而绵长。
登格鲁星是个不被神眷顾的星球,繁重的劳役和苛严的赋税使这个星球日渐贫瘠与荒芜,人们重复着日复一日的机械性劳动,不得不用大量的矿材去换取果腹的粮食。
在这样一个严酷的生存背景下,秋的离开不知是一种偶然,还是一种必然。
那时的金对于离别尚未有一个清晰的概念,仿佛离别就站在门口的秋那双想要抱他却又收回的手。

后来的日子并不好过,但也不算太糟。

除却白日枯燥的劳作,夜晚偶尔的失眠,金觉得一切都没什么变化,秋离开后,格瑞在不经意间顶替了照顾金的位置。而金还能时不时忙里偷闲地缠着格瑞陪他做这做那。
这其实是发小间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,格瑞从来不提金半夜失眠的事情,尽量配合金的心情,而金也明白其实格瑞什么都知道,但是双方都选择不说不做,全当无事发生过。
但是那种绵绵密密的苦涩仍然是存在的,在两人相处时不经意的安静里,在格瑞的沉默里,金第一次感觉到离别是这样一种糟糕透了的东西。

金不喜欢离别,这件事他自己后来才知道。

结果秋一走就是三年,杳无音信。两个少年跌跌撞撞,一路磕绊,竟也相互陪伴了三年。
真是不可思议,金喜欢缠着格瑞,那是一种全心全意的信任和依赖。他叫格瑞的名字,格瑞格瑞格瑞,嗓音拖地老长,就好像在撒娇一样,但其实不是,金只是习惯这种叫法。
事实上格瑞也很习惯金这样咋咋呼呼的行为了,像金这样存在感极强的人,到哪里都是不会被人忽略的。可是格瑞没有对金表现的很热络,这是他们一贯的相处模式,格瑞冷着脸,说你别跟着我,然后金就笑了,金笑起来的时候让人觉得有魔力似的,那种温暖又快乐的氛围一下子萦绕在他周围,并且以百米的秒速酝酿开。金说格瑞你陪我玩儿嘛,格瑞当然是报以沉默或者干脆拒绝,实际上每一次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金,因为格瑞从金开始笑起来的那一瞬,就已经开始溃败了。

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这样一个人,你们一起生活了多年,在他面前,你的理智,你的冷静,会因为他的一个微笑,从里到外,从头到尾,溃不成军。
对格瑞来说,这样的人是有的,他是明亮的,他是直接的,他是金。

后来的后来,在金十五岁那年,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。比如说格瑞在某一天离开了,都没有告诉金原因,他走的既突然又着急,让人来不及反应。
金发现跟着格瑞一起离开的,还有一张自己画的涂鸦。
涂鸦上面只有一张潦草的格瑞的侧脸,和写的大大的“格瑞是笨蛋”几个字。
也许是弄丢了,也许是格瑞带走了,但这些都不重要了。
金不明白格瑞为什么悄无声息的离开,那种离别带来的苦涩感一时间在胸口膨胀开,给人一种破门而入,又蜂拥而出的酸胀和失落。

金最后决定自己去参加凹凸大赛。
他似乎没有退路了,发小突然离开,姐姐归期不明,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在孤独中扛过一个个枯燥又无聊的日子。与其盲目的等待,不如主动寻找。
抱着这样一个单薄的信念,金怀揣着一腔热血,突兀地站在了凹凸大赛的赛场。

接下来的故事就十分老生常谈了,无非是朋友与羁绊,阴谋与欺瞒,勇敢的少年燃着一腔热血,带领友人推翻了反派的统治,整个世界迎来了新生。
寥寥几笔将一切血泪和牺牲都带过,史书上只会留下英雄的伟名。

等金和秋连带格瑞一起回到登格鲁星的时候,这片星球俨然是不同的样子了,植物开始发芽,气候变得温和,什么东西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“格瑞啊——”经历了一堆事情的金还是和刚刚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一样,天真又带着点愚蠢的善良,这样的人能在混乱且蕴含杀机的凹凸大赛中活下来,一路保持着本性怒怼反派到最后,不得不说,一开始是有格瑞在背后护着的缘故。
这种保护似乎是自然而然的,在你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地方,他让你不知不觉温柔了眉眼。
“什么事。”格瑞依旧是那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无论是回答时的语气或者音调,都没有和从前有一点变化。
“我小时候画的涂鸦是不是你拿的?”金的问题问得奇怪。一开始,在金刚来凹凸大赛的时候,格瑞就做好了被金盘问的准备。像是“格瑞你为什么一声不吭就离开”啦、“你参加凹凸大赛有什么原因”之类的。
可是那时金什么都没有问,他看到格瑞时,只是像找回了某样东西一般露出了失而复得后的惊喜表情,然后朝他扑过来。什么都不问,不说不做,全当无事发生过。
结果到一切都结束后,金才开始问他问题。而且还是这么奇怪的问题。
“那是什么?”格瑞皱了一下眉。
“唔,没什么,小时候的东西,你可能已经忘啦。”金摆摆手,一蹦一跳地踏上登格鲁星的地面。格瑞和秋看金还像过去一样乱跑乱跳,几乎幸福的没有阴霾。
实际上他们都知道,一切都已经是一场物是人非了。

金不知道他对于离别是否有一种独特的预感。
格瑞的离开是理所当然,没有谁能成为谁一生的牵绊,格瑞不是一个会为某样东西停留的人。
他有更长远的追求。
而且这一次,他们做了道别,金亲自将格瑞送上离开的飞行器,并且死乞白赖地抱了对方一下。
飞行器启动的时候,格瑞看到金笑得眉眼弯弯,那种金特有的魔力将他缠绕住,妥帖而踏实。
就这样离别了。

关于青春和少年,死亡与爱恋,朦胧的遗憾混杂着苦涩,绵长而悠远的飘荡在金心里。

最后的最后,已经是很久之后了。
登格鲁星已经开始缓慢的发展起来,金和紫堂幻以及凯莉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。
只是很偶尔的,金会想起格瑞,那是一股陌生的情绪嘈杂鼓动,温暖地涌向四肢百骸。
这种情感很奇特,金慢慢地就不去触摸了。


金这天收到一封信。
信里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,只有一张潦草的侧脸,和一行“格瑞是笨蛋”。
涂鸦的纸被折的整齐,就像很多年前那样,纸张干净,甚至没有破损的痕迹。
也不知道格瑞是怎么在参赛的时候保存的。金嗤笑。
这张图实在没什么特别的,仅仅是涂鸦而已。
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因为一张纸纠纠结结,是什么原因。
金仔细看,才发现自己写的笨蛋后面,被缀了一个字。
嗯。
就一个字,嗯。

——格瑞是笨蛋。
——嗯。

end


就,就瞎写写tat
希望能喜欢!
不能当第一个!
就当最后一个!
@鱼干煎雪 痛爸爸生日快乐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啊tat
请务必吃下我的粮!(你滚)
qwq来自一个怂啦吧唧的小粉丝的呐喊。

评论
热度(253)

© 橙纸是纸不是子更不是汁 | Powered by LOFTER